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新龙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1-20 10:09:3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新龙白癜风医院,河北治白癜风的仪器,任县白癜风医院,他克莫司软膏能治疗白癜风,洛宁白癜风医院,北京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吉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市民在书店内选购书籍。 本报记者苏强摄

哈市一家书店内,工作人员对图书进行分类整理,方便市民阅读。 张清云本报记者苏强摄

  □本报记者孙佳薇

  春日好读书。刚刚过去的一周里,省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黑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促进全民阅读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这个消息,就如同早春里的那抹绿色,让我们看到一个未来充盈着书香的社会。

  日前,哈尔滨80后小伙儿陈东赞的共享图书平台“借书人”火了起来。这一打破传统模式的平台因为其借书不限时、不限量的特点,上线一年时间,就吸粉2万余人,平均每月都能借出图书2000余册。

  “繁华落幕,速去读书!”更像是人们在当下的一种迫切渴望。

  就在“4·23世界读书日”即将到来的时候,我们不禁发问,为什么要阅读?它能否唤醒那颗曾经为阅读激动而现在休眠的心?阅读立法,

  意在推动阅读习惯养成

  近日,中央文明委印发的《关于深化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的指导意见》中要求,丰富人民的精神世界,增强人民的精神力量。

  人们清楚,阅读是能够丰富精神世界最行之有效的途径之一。业界人士纷纷表达了关注与厚望。

  全民阅读立法并不是新鲜话题。2016年2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起草了《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征求意见稿)》。今年3月31日,国务院法制办将修改后的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此外,江苏、四川、辽宁、湖北省和深圳市制定出台了全民阅读立法、决定或政府令。

  “依法推动全民阅读,是弘扬社会主义价值观,传承优秀文化,提高公民的思想道德修养和科学文化素质最有效的途径之一。”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崔跃武接受采访时说。

  为了做好这项立法工作,去年10月,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组成调研组,崔跃武作为调研组成员之一,走访了我省部分图书馆、农家书屋,与当地有关部门和单位的负责同志进行交流探讨,就开展全民阅读活动听取群众和志愿者的意见和建议。

  在调研期间,有一幅场景让崔跃武至今回忆起来仍感到遗憾。在一间农家书屋里木质的书架上,摆放着的几十本书籍,这些书上已经落满了灰尘,有的甚至连书上的外包装还没有拆掉。“虽然我省全民阅读的公共资源相对有限,但是这些年里开展捐赠图书、送书到家等诸如此类的活动很多,可是依然有相当多的城乡居民没有阅读习惯。”他道出了令人堪忧的现状。

  在崔跃武赴四川省、江苏省等地,看到这些先进省份全民阅读的浓郁氛围后,更加感到我省全民阅读进入法制化轨道的紧迫性。调研结束后,他和立法团队便带着立法中的问题导向开始进入了“阅读模式”。

  如今是“碎片化”阅读的时代,浅阅读、轻阅读、泛阅读变成了主体。在崔跃武看来,这是获取及时信息的方式,并不能代替深度阅读。他认为,阅读立法的意义,在于提醒和提示人们应该去阅读,首先要有阅读意识,还要养成阅读的习惯,才会产生阅读的判断。

  在出台的《决定》中提到,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在每年“世界读书日”前后一个月内,组织开展形式多样的“龙江读书月”活动,推动公民积极参与全民阅读活动。

  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唐衍伟在前不久召开的省人大常委会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世界读书日”开始的同时,我省也将组织开展第三届“龙江读书月”系列活动,届时全省阅读宣传和阅读推广活动将达到1000余场。

  崔跃武表示,“这是能够激发群众性的阅读活动常态化的形式。全民的阅读热情将会进一步被调动。”全民阅读会成为一种常态吗?“任重道远!”崔跃武说,“已经在路上了。”

  用一杯饮料钱,获取一个“大家”的经验

  采访中,记者听到最多的话就是,有什么样的阅读,就有什么样的收获。它决定着人的知识、思想、意志、审美、情趣。

  左岸在一年之内读完了218本书。他的阅读并非和自己所处的外在环境息息相关。左岸说自己通过读书不仅了解到历史背后的一系列因果逻辑链条,还可以把这些经验化为己用。用他常说的一句话总结,“我们可以用一杯饮料的钱,去了解一个“大家”的经验,从而将这个经验复用到我们身上。”看似无用的阅读,其实锻炼了“他思维”:当我们读书读得多了,就会发现,有些学科是具有交叉地段的,比如法律一定会有社会学、心理学和哲学的影子,建筑学一定会有心理学、物理学和设计的影子。这种阅读的好处就在于,会拓展一个人的知识面。同时,当我们了解了不同学科思考方式和内在逻辑的差异后,视野就会更加开拓,思考问题也将是多线程的。

  左岸坚持阅读是因为害怕落伍于这个时代。他现在的实习工作与风险投资有关,目前很多资本都疯狂地涌入这个领域。他给自己列的书单是与科学和心理学有关的书籍,“读书,是为了可以在这个高速发展的世界保持自己的独立思考与清醒认知,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左岸用一种顿悟后的急迫语气说,“如果一个智能时代真的到来,那么正如某些‘网络大V’所说,以后90%人的工作将由机器取代,到那个时候又会触发一系列的商业改革和投资方向,如果你依然没有保持主动学习和持续学习的能力,你有什么资格成为那10%的人?”

  “我们读所有的书,最终的目的都是读到自己”

  无论形式还是内容,阅读的选择近似于大海捞针,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即是效益的时代,如何筛选出适合自己的资源来阅读、学习、借鉴?答案总是在“要读有用的书”与“读点看似无用的书”之间相互博弈。

  正在哈尔滨读大三的小郭同学,每天的阅读量不小,但是与她的闺蜜小季比起来,她觉得自己读书存在较多的功利意识,主要将阅读视为提高考分、获得学分的工具。而小季则是有着朴素的阅读动机,正在看的一本迟子建新作《群山之巅》,让小季在阅读过程中获得情感上的充实。

  大量阅读的人都会有这样一种共识,读书越多越知道自己想读什么书、需要什么,越会主动筛选有品质的书籍,越能主动深阅读。

  尚赫一年要读二三十本书。通过不断的阅读,她学会了观察自己,更明晰自己是谁。“这是一个先看到你周围再看到你自己的过程。有些人一直找不到自己,处于迷茫状态,我想那就去读书吧。在了解自己和懂得观察自己的状态下,也就越坚定自己的想法与方向,懂得如何应对自己的弱点与困扰盲区,很多困惑瞬间就迎刃而解了。”尚赫说:“让我越发深有体会的,不是那个困惑有多么难克服,而是你的思维有没有转变,你是怎么想的才是关键。”

  写到这里,不妨引用白岩松2011年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作演讲时的一句话来做总结:“我们读书读什么?读鲁迅、周作人,还是傅雷、梅里美?其实都不是。我们读所有的书,最终的目的都是读到自己。”

  抱团读书,一座城市全民阅读不可忽视的力量

  如果你的微信群里还没有一个是关于阅读的群,如果你至今还没有参加过一次线下的读书会,那么,就请收下“LOW”这个形容词。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因为相近的阅读兴趣相聚一起,有的是企业家,有的是行业精英,有的是带着孩子的妈妈,有的是学生……他们以抱团读书为一种生活方式,将流行的网络碎片化阅读向深度阅读转变,将私人阅读的愉悦转化成集体阅读的快感。他们所在的是一个个小团体,这个“团体”就是读书会。这些散落在图书馆、书店、咖啡厅、校园、社区,甚至客厅的阅读平台,成为推动一座城市全民阅读不可忽视的力量。

  有人说,读书会的雏形是在70后、80后的童年记忆里。那时,三五伙伴围坐在小人书出租摊前,埋头痴迷各自喜爱的连环画。看到精彩处,总忍不住凑近身边的伙伴,指着书中的画面或文字与其分享。

  “在读书会里,阅读变得更有趣,和志同道合的朋友聚焦共同热爱的书目,在多方的碰撞中求同存异,开拓了眼界。”这是读书会参与者的真切感受。

  每天19时左右,杨俊龙的微信群里会显示出群友们一连串的阅读书籍“打卡”签到的消息提示。此时,正在慢跑的他便会停下来,逐一回复竖起拇指的微信表情。作为读书会组织者,在看到群友们排除万难,依然保持着阅读习惯时,他颇感欣慰。同样让他欣慰的是,这个2014年建立的“趁早”读书会微信群,随着成员的不断增加,已经达到400多人了。

  4月10日傍晚,杨俊龙在群里发布了线下读书会活动的通知消息,活动的主题是让大家在本期共享的书籍中说出喜欢和不喜欢的一句话,并阐述理由。不到20分钟,群里回复报名参加活动的人数已经接近50人。杨俊龙不敢保证群里所有的成员已经养成了每日阅读的习惯,但起码通过不断增加的人数,他判断,手不释卷的人会越来越多。为了增强群友与书籍的粘合度,他一再强调的是在参加读书分享会的时候,要有自己的声音,无论发声是大或小,无论观点是深刻或浅薄。

  杨俊龙在职业特点上和其他读书会的会长有些不同,许多读书会的组织者大多从事的是与文字相关的工作,比如媒体、文化单位等等。杨俊龙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工科男,每天工作的内容是在装备制造领域里态度严谨的稳扎稳打、一丝不苟。阅读于他是爱好,也是生活的必需品。

  在被微信、微博各种琐事分割得支离破碎的生活间隙里,杨俊龙每天都要保持一个小时的阅读。现在,他手边摆着的书籍是埃克哈特·托利的《当下的力量》,在阅读的页数达到一半的时候,杨俊龙觉得这不仅仅是一本书,书中还有活生生的能量。三十而立的杨俊龙就像他自己判断的那样,“自己处在探索和求知的过程中”。怎样能够在喧嚣的当下,找到获得平和与宁静的入口,他要从书中获得认知和答案。

  朋友们在和他探讨阅读问题的时候,是抱着乐观的态度,“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阅读了。”而他却有着忧虑,“虽然有了全民阅读日,有了自发的读书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有阅读的意识,但是多数人还停留在选择畅销书的层面,并没有深入下去。”他说,“阅读要思考,大脑要不停地运转,是把看到的文字‘具化’的过程。而大部分人在平日里还是愿意接受比较轻松的传播途径。”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山西治疗白癜风的医院